当前位置:菱湖资讯>体育>东森首页入口-张宗昌继任山东督军,前任赖着不走咋办?来硬的绝非高明的社会人

东森首页入口-张宗昌继任山东督军,前任赖着不走咋办?来硬的绝非高明的社会人

2020-01-11 12:50:43
阅读量:2083

 

东森首页入口-张宗昌继任山东督军,前任赖着不走咋办?来硬的绝非高明的社会人

东森首页入口,第二次直奉大战,东北王张作霖靠两个拳头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吴佩孚,奉军的武功是一个拳头,另一个拳头则是张作霖长袖善舞的纵横术——收买冯玉祥,暗通段祺瑞。

有明势,有暗力,张大帅玩出的反直联盟可谓是北洋混战史上一次段位极高的纵横捭阖。

然而大胜之后,这个纵横捭阖的拳头就不得不松开,改成和各方握手较量了。

在当时,一起握手的这三位,张作霖、老冯以及老段,全是高手。这仨高手的手握在一起,每个人都是一手心的伎俩。

客观地说,冯段这两位在这番握手较量中丝毫没占到便宜,上风全让张大帅占去了。

究其原因,张大帅此时的实力最强是一方面,更关键的,乱世枭雄在这阶段的厚黑术简直可以说是到了化境的地步。

首先,他跟冯玉祥大大方方地唱了出事后不认账——按原先他和老冯的约定,打败吴佩孚,奉军应即刻出关,绝不染指关内利益。现在好了,张大帅一耙子把老冯打成了倒戈之徒,压得老冯想讨说法,硬是找不到台面。

张大帅这过河拆桥拆的那叫一个高!直接把这四个字玩成了另外六个字——不与此人为伍。

为此,老冯很郁闷,随之直隶的地盘就落到了奉系李景林的手里。

跟老冯这么一番较量后,紧跟着,张大帅开始和段祺瑞边握手边掰起了手腕。

对老段,张作霖先客气地让了一手,把山东地盘暂时放到了皖系的手里。

一直想要山东地盘的张宗昌为此很郁闷,张大帅开导他,急什么!咱爷们现在还要利用老段维系局面,你小子先跟咱朝南下一盘大棋,完了,再一挤兑,保准你的地盘就挤兑出来了。

张大帅嘴里说的朝南下盘大棋,指的什么呢?

张大帅的胃口可比张宗昌大多了,一个山东算什么,非把江苏、安徽、上海全吃下,那才勉强算个半饱。

可怎么吃下这三省地盘呢?

如果用一句话高度总结的话,那就是张大帅扮着好人,结果把坏事全干完了。

扮啥好人呢?张大帅宣称他要护送卢永祥回到原先的江浙地盘。

那又想干啥坏事呢?有帮朋友的这个名义,奉军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南下抢地盘了,谁要不服气,张大帅一准会跟他论论什么是江湖道义。

在当时,领兵干这事的最佳人选就是张宗昌。毕竟不是明抢,而是暗夺,这种事如杨宇霆那样的清高精英干不来,非得张宗昌这种社会人上场才管用。

果然,张宗昌没让张大帅失望。狗肉将军领着十万大军,一路攀着社会关系这就去了,所到之处,称兄道弟,兵不血刃。

到这,咱们今天要聊的主题终于登场了。别嫌开场长了点,就当是张大帅先给大家伙上了一课,啥课呢?很多时候,即便你有实力,即便你有理由,但很多事情你还必须得学会绕着弯子干。

因为人情世故是面透明的墙,凡事觉得有实力有理由,你就来横的,这面透明的墙立马就能不透明起来,跟着就是撞的你头破血流。

回到张作霖、张宗昌这里。

张作霖以极厚黑的方式拿下苏皖沪之后,一转头,他开始挤兑老段来了。

芝老,张宗昌这犊子可能要逞兵作乱呀!而且还是要到您老眼皮子底下作乱,这犊子现在手里可是有十万人马。

老段一听,慌问,为什么?

张作霖道,还不是为了想当山东督军。您老说这事怎么论吧,他是山东人,想回山东做官衣锦荣归,说来也是人之常情,您说呢,芝老?

听到这,老段郁闷了,原来在这等着老夫呢!

这时,张作霖又道了,芝老还是满足这犊子吧。这些骄兵悍将,瞧咱将来怎么收拾他们。至于现在的山东督军郑士锜,休息一段时间也好,咱老张保证,以后打下个好地盘,一定补偿他。

都说到这份上了,手里实力甚是寒碜的段执政还能说什么,只能免去皖系郑士锜的山东督军职,任命张宗昌继任。

然而,餐桌上一直吃素的老段在官场上绝不是吃素的。

这边刚违心地下了这道命令后,那边他就给郑士锜拍去了电报,免职令是下了,但你屁股底下的位子还没搬走呢,所以你暂且坐住了,而且要摆出针尖对麦芒的架势。

老段唱的这是哪一出呢?

名正未必言顺。老家伙想给张宗昌下个套,让他去撞那堵透明的人情世故的墙。

老段的挖坑之举可谓是对张宗昌的德性摸的一清二楚。

果不其然,见任免令发表了三个月,郑士锜还没拍屁股滚蛋的动静,张宗昌坐不住了,怎么着!俺现在是正式任命的督军,难道你还想赖着不走咋地?

一封质问叫板的电报拍过去,哪知道郑士锜很是嚣张地回了一封,那你张效坤就带部队来夺吧。

一看这,张宗昌立马炸了,老子占着理,手里还有十万大军,灭你那是师出有名,你以为老子不敢干你呀!

说完,张宗昌即刻点兵要来硬的。

两旅人马随即从徐州向山东方向杀去。

就在这个时候,因张宗昌的老娘做寿,驻防各地的将领全来了。

参谋长王翰鸣一听老大要跟姓郑的来硬的,立感大事不妙。

老大,咱们有必须谈谈。

张宗昌吃着狗肉表示没意见。

王翰鸣问,你山东督军的任命不是已经发表了吗?

张宗昌点头。

王翰鸣又问,那为什么还要打姓郑的?

张宗昌道,这家伙不打不挪窝呀!

听到这话,王翰鸣给老大下了个结论,现在要是打起来,你的督军乌纱帽就算飞了。

张宗昌愣了。

王翰鸣接着说,郑士锜是段合肥的同乡世谊,山东是皖系的最后一点地盘,雨帅强势逼他免了郑士锜,他岂能轻易就范!你如果一打,段合肥非给你扣顶糜烂地方的帽子。雨帅现在讲究名正言顺,如此一来,你虽名正但却失了言顺,到那时候,雨帅自然不好坚持。再说,你好好想一想,郑士锜一向对段合肥言听计从,为何此时不尊段命呢?解释只能有一个,郑士锜不挪窝,那是老段授意的,是在给你挖坑!

一番高见让张宗昌惊出一身冷汗,操!差点掉老段的坑里去。

按理说,张宗昌这种混社会的老油子是有这种智商的,为何犯傻了呢?

皆是因为让所谓的正当理由绑架了。这是所有人非常易犯的一个错误,仿佛有正当的理由,怎么干都应该是对的,殊不知,理由越正当,有时候越容易让人抓住把柄。

人情世故的那堵墙有时候专等正当的嚣张!

再油条的人,这时候往往都需要局外人提醒,否则就是不见墙,却让墙撞的头破血流。

经局外高参这么一说透,回过神来的张宗昌立马清醒了,这时候,他恢复了老油条的正常水准。

好嘛!那就绕着弯子搞他呗。

几日后,王翰鸣出发了。

到了山东地界,他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郑士锜精锐旅的旅长,贿赂加威胁。

在这种局面下,贿赂加威胁是很容易让人同上一条贼船的,所以王翰鸣的第一步很快就成功了。

拿下了对方的实力拳头,接着就轮到拜访郑士锜了,而且还得是邀上实力拳头一起去。

见到郑士锜,王翰鸣很客气,很含蓄,我来此地,人生地疏,请郑督军帮帮忙,派几个副官,给找些房子,部队这两天陆陆续续就要开来了。

瞧见没,人一点没有叫板的意思,人是来出差的,是来安排老大上任前的前期事宜的。

你郑士锜能怎么说,只能去担忧一个问题,你们要开来多少部队呀?

王翰鸣等的就是这个,不多不多,先来两个旅,住在城里;后面陆续开到的总共三十个旅吧,估计到时候只能在城外拉帐篷,张督军说了,不能扰民。

人有时候不怕硬叫板,就怕这种含蓄的软要挟,尤其是自己不咋占理的时候。

郑士锜即是这样,发作吧,没理由:不发作吧,越想越心虚,以至于最终心虚变成了黯然叹息,争夺于是也就再难坚持下去——

这就叫硬不可怕,重可怕!

所以说,有些情况下,直来直去地想干死一个人实在不如拐弯抹角地去压垮一个人。

张作霖玩的那些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 Copyright 2018-2019 foodrulez.com 菱湖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