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菱湖资讯>体育>别人赌钱说吉利的话-民国保健品一样乱!这位商人竟让中国“补脑汁”行销世界?

别人赌钱说吉利的话-民国保健品一样乱!这位商人竟让中国“补脑汁”行销世界?

2019-12-26 10:18:32
阅读量:1588

 

别人赌钱说吉利的话-民国保健品一样乱!这位商人竟让中国“补脑汁”行销世界?

别人赌钱说吉利的话,作者:韦月丁

艾罗补脑汁,乍听这个名字,就觉得不靠谱。

但上网一搜,现在的香港,竟然还有零售。

▲艾罗补脑汁:“现世界第一等补脑药”

其归类在脑活素药品类,产品规格为150毫升,标注成份是甘草浸膏、大枣浸膏、小枣浸膏、龙胆酊等。功能介绍中写道,它具有“维持神经系统活力,促进消化机能,补血强身的功能,更具有补五脏,通九窍,利百脉,除虚劳烦闷,抗惊悸、失眠和健忘”等功能。

并且,它也不忘上溯至祖师爷来标榜自己,“艾罗补脑汁创于1904年,行销世界各地已达90余年,随着不同年代和环境的变迁而不断地改进和完善其配方”云云。(注:网页采用的是旧版广告词,现在已逾百十年了)

再一看价格,43元一瓶。

▲艾罗补脑汁广告,上注明“行销六十余年”字样

好了,以上不是重点。人们关注的是,艾罗补脑汁究竟有没有效。

对这味药颇有研究的张仲民教授明确指出,所谓“艾罗补脑汁”,只不过是一瓶添加了甜味剂的咳嗽糖浆,但是由于具有增进睡眠等作用,客观上也促进了降低交感神经过度兴奋的作用。

答案很清楚,艾罗补脑汁就像现在的保健食品,吃了好不到哪里去,但也肯定吃不死。至于“补脑”,经济点来说,还不如吃几个核桃。

那么,艾罗补脑汁凭什么名气这么响,竟能行销世界各地至今?

说“天才”,加引号,实则就是虚假宣传。

但黄楚九能洞察看病者的心理,用种种大忽悠蒙骗消费者,进而谋取暴利。其手段之“天才”,就连现今的权健等,都难以望其项背。

且看黄楚九的推销大法。

1 中药穿西装,迎合国人崇洋心态

1905年,中法大药房的老板黄楚九,从一个药剂师手中买来一剂安神健脑的处方,取名“艾罗”。

▲黄楚九从一家中法药房做起,逐渐构建起一个黄氏医药帝国

“艾罗”,取英文姓yale,谐音yellow,也就是黄楚九之姓“黄”的意思。如此显明拙劣的取名,当时的国人却看不穿。他们只知,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叩开了中国大门,西方就是先进,就是强大。而在晚清的上海,对于西洋之风气有种盲目的崇拜。

艾罗补脑汁,一听就高级。

一瓶添加了甜味剂的咳嗽糖浆,由此摇身一变,成为了中法药房的高端产品。

▲艾罗补脑汁广告

在当今中国,这样的中西大挪移式营销手法仍屡试不爽。

比如某国产乐器取名“toyoma”,直似日本大牌;某上海服装品牌,取名“拉夏贝尔(la chapelle)”,一下子就上了档次。

2 虚构美国博士ip,广而告之

新产品上市,在各大媒体打个广告很正常。黄楚九厉害就厉害在他虚构了一名叫艾罗的美国博士。

他登报广告:“艾罗者,美国浡尔基尼亚之产也,亦即四十年前之医学博士也。幼操悬壶术于美京,长游欧亚各国,精新旧医理,生平制有得意灵药四十余种,其中以补脑汁最著……”

▲虚构的艾罗医生声明

在他设计的大海报上,随便找了一张犹太人的照片,印上“艾罗”,以示真实不虚。

就在艾罗补脑汁名声远扬、销路大开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美国男孩走进他的办公室,自称是“艾罗博士的儿子”,并主张补脑汁的发明专利,要求赔偿金。

面对“洋装瘪三”,黄楚九将计就计,丝毫不慌。他先是招待安抚他,然后召开盛大的新闻发布会,承认小男孩就是“小艾罗”。如此一来,反而把本来子虚乌有的事“坐实”了。消费者由此更加相信,艾罗补脑汁是西洋的“高精尖”药品。

在打发小男孩之前,黄楚九再给他一千块大洋,让他签署了一份“授权文书”,证明黄楚九合法拥有“艾罗补脑汁”的中国使用权。就此,他手握了专利这柄尚方宝剑。

▲艾罗补脑汁的众多跟风者,也行销至今

黄楚九是中国具有ip意识和专利维权的先驱。他藉此上报官府,要求彻查冒牌跟风者,同时,他还在报纸上刊登打假广告,公布打假结果。

成本只这一千块,却打了一个大广告。

移花接木,弄假成真,一石二鸟,真正超值!

3 邀名人站台,现身说法

吴趼人是晚清大作家,代表作《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他在当时的地位,跟如今写《许三观卖血记》的余华差不多。

其实吴趼人倒不是主动要站台,而是黄楚九先赠了些艾罗补脑汁给他,营销手段就如同现在的试用装、赠品。

▲艾罗补脑汁说明

吴趼人喝了一段时间,感觉“文思不涩矣,劳久不疲矣,以视往昔之精神且有加焉”。他写了篇热情洋溢的感谢信给黄楚九,“今而后还我魂灵矣,谓非补脑之功得乎”,并“嘱勿登报”。

黄楚九在给他三百元润笔费后,便将这篇《还我魂灵记》配上吴趼人的大照,以“大文豪家南海吴趼人君肖影并墨宝”的题目,刊登在《时报》《新闻报》等大报上。

名人一高呼,销量翻几番。

三个多月后,吴趼人一命呜呼。“补了脑”的吴大作家,得年44岁。

4 利用国人焦虑情绪,构建强种保国逻辑

晚清的中国,积贫积弱。当时很流行的看法是,黄种人体弱多病,而抽吸鸦片,加剧了这种印象。

如果想要强种、保国,那就要健脑、补脑。

黄楚九的营销逻辑很清楚,即最方便的补脑方式,便是长期服用艾罗补脑汁。服了这味药,便能让自己变得更聪明,人人都聪明了,国家就强大了。他实则绑架了一个国家兴衰的民族主义情绪在这味药上。且看他的设问——

“二十世纪之时代,为科学发达之时代,人种竞争之时代,科学兴则国亦兴,竞争力则国亦存。天演家优胜劣败之理,即二者之结果,是则吾目今世为脑力竞争之时代亦可也。……我同胞久立于腐败之境,于幼稚时代既失体育于先,成丁时代又失维持于后,脑力虚弱,处此竞争剧烈之场,若不急图补救,前途何堪设想?”

▲黄楚九撰《补脑汁文》

为婴幼儿少年儿童的健康着想,赢要赢在起跑线上。

补充您的体力,增强活力,增强智力。

益智强身,益寿延年。

这些,现在的我们,是不是都似曾相识。

针对这味药,黄楚九的营销手段还有很多,感兴趣者,可以参阅张仲民的《补脑的政治学:“艾罗补脑汁”与晚清消费文化的建构》一文。

无论哪个时代,暴利之下,保健品就像幽灵般,挥之不去。

前有补脑汁,后有脑黄金。

它们倚靠的并不是多么先进的配方和过硬的质量,而是凭借“今年过节不收礼”式的各种洗脑式营销,制造焦虑情绪,层层包装镀金,再搭配所谓专家名人的加持等。

手段并不高明,但信者众。

回顾民国初年“营销大师”黄楚九的这些“天才”手段,是为了今天的我们,更好地辨别。

参考文献:

1. 张仲民,《补脑的政治学:“艾罗补脑汁”与晚清消费文化的建构》,《学术月刊》2011年9月

渌井门户网站

© Copyright 2018-2019 foodrulez.com 菱湖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